竞彩足球玩法-合力万盛准备收购一中甲球队 曾收购天海一地鸡毛_王辉

2021年1月6日 作者 篮彩分析

原标题:合力万盛准备收购一中甲球队 曾收购天海一地鸡毛

文章来源:足球报

记者程善报道 当更多目光投向联赛新政、中超格局变化时,中甲同样酝酿着一场地震。据悉,此前4次收购国内俱乐部失败的合力万盛,准备再次出手,这次的目标是一家中甲球队。

今年收购天海失败后,合力万盛瞄准了一家中甲俱乐部,目前双方距离达成一致,已非常接近,只有一些细节问题等待落实。相比收购天海,这次的“收购”行动,合力万盛进行了更长时间的布局。今年上半年收购天海失败后不久,便立刻和新目标进行了接触。没办法收购中超球队,他们将视线转移到了中甲。

据知情人士介绍,虽然合力万盛与该中甲俱乐部接触的时间很早,但直到目前,在股权转让与收购上,也没有新的进展。中甲注册准入是明年的1月15日,合力万盛以“无法在短时间内完成股权收购”为由,将先以合作方的身份进入俱乐部,而不是股东。

至于双方的具体合作方式,从目前情况来看,合力万盛将取得俱乐部新赛季的运营权,同时,对俱乐部进行一定注资,新赛季联赛结束后,再进行股权收购。不过,合力万盛的前提条件是,俱乐部要先清偿历史债务。当然,相比于收购天海,这次面对的是中甲俱乐部,合力万盛以及背后的金主万通,付出的代价相对较小。

据悉,合力万盛已搭建好团队,相关人员已进入俱乐部,介入日常工作以及制定未来的规划。在上一次收购天海行动中扮演着重要角色的王辉,同样是这次的操盘手,另外,中国足球的老熟人石雪清、前吉林百嘉主教练礼彬,作为合力万盛的代表,也参与了谈判,未来两人或许会在俱乐部内扮演重要角色。

目前,合力万盛与该俱乐部间的合作协议还没有完全落听,中甲注册日期临近,该俱乐部诸多事情还没有理顺,所以,此事仍存变数。

合力万盛(北京),2008年4月16日成立,主要从事国际、国内顶级足球赛事策划、组织、推广,足球俱乐部投资运营与咨询活动。

数据显示:合力万盛目前有三个股东,其中,嘉华东方持股67.55%,王辉持股32.12%,剩下的0.33%,为博时营发所有,而博时营发的两个股东,一个是王辉(持股50%),一个是合力万盛旅行社(持股50%);至于嘉华东方,董事长是持股51.36%的大股东王亿会,而王亿会,则是万通控股的董事长、总经理和法人,此前收购天海时,准备出钱的,就是万通。

查询合力万盛主要变更信息可知,2009年6月,法人&董事长,由龙飞变成了王辉;2017年9月,法人由王辉变成了王琦;今年12月,王辉已不再担任董事长,变成了自然人股东。

当年,米兰德比(2011年)、意大利超级杯(2009年、2011年、2012年、2015年)、法国超级杯(2014年),都是合力万盛带到中国的,不过,今年年初的西班牙超级杯,他们竞标失败。

自成立之初,合力万盛,一直都有投资俱乐部的想法。2015年1月,合力万盛以800万欧收购了荷甲球队海牙98%的股份,王辉,成为俱乐部的董事长。

不过,接手球队后,合力万盛就传出了欠薪、违约等各种负面传闻。2015年12月,外媒报道称,“由于海牙财政困难,荷兰足协已将这家俱乐部列入了重点观察名单。”

2016年12月,海牙俱乐部管理层(非控股方股东)状告王辉未履行财务方面承诺,阿姆斯特丹地区法院作出裁决,剥夺了王辉的主席职位,股份转移至其他独立管理人;随后,俱乐部管理层又要求合力万盛支付230万欧元+,用来发放工资。经过法院裁决和协商,2017年1月,合力万盛分两次结清了款项,纠纷划上句号。

此后,双方合作进入平稳期,2017/18赛季,海牙荷甲第11位;2018/19赛季,上升到第9位;2019/20赛季,由于疫情因素,荷甲剩余赛季取消,形势危急的海牙,免于降级。

值得一提的是,今年4月王辉在接受荷兰媒体采访时,该媒体提问,“万通(合力万盛股东)收购了一家中国俱乐部,这笔交易,可以为海牙带来什么机遇”?

“不仅对海牙,包括荷兰足球,都可能是新的机会。在教练培训、球员转会、青训等方面,海牙和荷兰足球都可能获得更多的机会。”王辉当时说,不过,他还附加了一句话,“当然,前提是我们可以完成这个并购。”

最终的结果,大家都已经知道了,并购未能完成,天海俱乐部最终解散。

对于天海的并购,堪称一部大戏,万通和合力万盛在其中的作为,争议很大。

今年1月,“权健案”正式宣判,集团表态不会再给天海投钱,实在不行,可以解散。此时,合力万盛作为万通控股代理人,向天海方面表达了收购俱乐部的想法,双方正式接洽。当时作为万通代表的王辉,甚至跟着中间人一起去监狱见过束昱辉,双方也就收购价格和意向达成了一致意见。

万通第一次报价,在两亿左右,天海同意,双方在农历春节前夕一度非常接近签约,但此后双方若即若离,此前的报价也不再被提起。也正因为此,3月5日,天海宣布“零元转让”。

3月11日,距足协给天海“最后截止日”仅剩24小时时,万通再次主动联系天海,表示匹配所有竞争对手提出的条件,并拿出行动,注资1.8亿人民币,13日凌晨,双方在转让协议上签名盖章,当天上午,俱乐部对外官宣转让成功,万通相关人员进驻天海俱乐部,准备进行交接工作。

但事实上,双方签订的,只是一份意向协议,并非正式转让合同,万通希望获得中超准入资格后,再签署正式的转让合同。此后,足协请来独立的第三方机构,对万通提交的财务资料进行审核后,发现万通控股不符合受让方资质。

4月1日,足协召开问询会,合力万盛王辉和天海俱乐部代表、天津市足协人士,参加了这次问询会。包括中国足协执委、俱乐部代表等与会人员在与三方进行充分交流后,进行了投票,多数人对万通收购天海持否定态度,而万通也确实不具备受让方资格。问询会后,万通决定放弃收购,但愿意以赞助商身份支援天海一个赛季,年底再完成收购。

4月下旬,天海准入陷入僵局,球员薪水一直拖欠,天海方面多次要求万通支付赞助款项,但万通却一直没有实际动作。此后的五一假期,中国足协多次与天津市足协沟通,催促俱乐部提交准入材料。

5月7日当天下午,双方再次磋商,万通方面表示有些细节还要修改,谈判再次陷入苦战,最终,谈判破裂。5月12日,天海官宣,俱乐部正式解散,万通的这次并购,宣告失败。

随着天海解散,国内一大批媒体均直白地对万通控股进行批评和指责。有媒体指出:“与天海的命运截然不同,从3月5日传出绯闻到5月11日,万通股价从5.37元涨到8.12元,涨幅超过50%,万通的市值也从之前的110.3亿飙升到166.8亿。股价创近2个月新高。这样看来,万通利用了天海最后的余温给自己创造了巨大的价值。”

事实上,这已经不是合力万盛第一次因为收购俱乐部受到争议,在收购天海前,合力万盛还有过三次收购,也都失败了。

2014年,合力万盛与中甲的北理工俱乐部接洽,希望“增资入股、合作经营”,但因为在很多细节上没有达成一致,最终放弃。北理工一度召开发布会声讨,投诉合力万盛没有商业信誉;而合力万盛则强调,双方只是签订了框架性协议,并没有真正签约。

2018年,作为延边州体育局的邀请方,合力万盛对延边富德进行内调,准备入主,不过,收购遭到富德方面反对未能成行。

2019年,合力万盛准备收购延边北国,还是没有成功。

为何想运营国内俱乐部?2017年3月加入合力万盛,目前担任执行董事的武雪松此前接受国内媒体采访时曾表示,“如果没有一家国内俱乐部作为基础,包括球员经纪在内的很多构想,都无法予以应有的掌控。”

无论如何,合力万盛又来了,又是不收购先赞助的形式,又是一进来就看球员合同,又是要俱乐部运营权,现在已经不是合力万盛董事长的王辉,用的方法和之前如出一辙。这一次,真的会成功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