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赢家比分-职业联盟主席究竟为何如此难产- 不排除足协高层任职_黄盛华

2021年1月6日 作者 篮彩分析

原标题:职业联盟主席究竟为何如此难产? 不排除足协高层任职

文章来源:体坛新视野

当中国足球的日历已经进入 2021 年,许多前一年的 “债” 却还一直挂着。在新的一年,履行这些 “债” 的主体将不再只是中国足协,一直被外界所期待的中国足球职业联盟,也将正式入局。虽然 2021 赛季开赛还是两个月之后的事情,但联赛的各种问题目前已经暗流涌动,那么,职业联盟这个至今还没有主席的组织,能在联赛的管理中起到多大作用呢?

在日前下发的新赛季各级职业联赛赛区征集函中,发送主体变为了“职业联盟筹备办”,而在以往,这个主体应为 “中国足协” 。去年 12 月 18 日公布的《中国足球协会关于进一步推进足球改革发展的若干措施》对职业联赛管理机构的职责作了说明,上面写道:“职业联赛管理机构拥有三级职业联赛的管理权、经营权和收益分配权,在俱乐部准入、竞赛组织、裁判管理、纪律处罚、争议解决、市场开发和收入分配等方面拥有管理自主权。”而《措施》同时明确,上述工作必须在 2021 年内落实。

如今,属于中国足球的职业联盟,已经在京成立了筹备办,也开始承担起部分联赛的管理功能。按照中国足协主席陈戌源在去年 11 月接受采访时的表态,要尽最大努力让 2021 年的联赛由职业联盟去运营。不过,职业联盟目前还暂时谈不上拥有完备的组织架构体系,最突出的表现就是职业联盟的主席是谁,目前依然是个未知数。在现在的职业联盟中,广州富力俱乐部董事长黄盛华与江苏苏宁俱乐部总经理刘军分别是两位副主席,职业联盟现在的具体工作也由这两位副主席来主持,那么,职业联盟的主席,究竟为何如此难产呢?

据国内媒体报道,有关方面曾经邀请过北京中赫国安俱乐部总经理李明来担任职业联盟主席,但遭到了后者的婉拒,而业内一些其他 “大佬” 级人物,也不愿来出任这个职务。这种现象不禁让外界猜测,即便是在联赛中从事俱乐部高级管理工作的业内人士,也对这个职业联盟成立后到底有多大的权利心里没底。2019 年 8 月 22 日,中国足协召开足代会并完成换届。2019 年 10 月 16 日,中国足协就中国足球职业联盟筹备工作召开新闻发布会,不过,原本计划在 2019 年底前成立的职业联盟,至今却仍没有正式挂牌,其实主要原因还是围绕着联赛的各种权责利的分配纠缠不清。在这种情况下,据悉中国足协不排除让足协高层成为职业联盟的主席。职业联盟到底是不是中国足协的附属品?会不会是中国足协以一种换汤不换药的形式来管理职业联赛?不少人的心中都有这样的疑问。而日前,职业联盟副主席黄盛华在关于中国足协要求俱乐部进行中性化更名这一政策上的表态,倒是让人感受到了职业联盟与中国足协之间的一丝 “火药味”。

众所周知,中国足协对于俱乐部中性化更名一刀切的政策,在三级联赛中的确产生了一定的争议。尤其是使国安、泰达和建业等这些存在了二十年以上的俱乐部的球迷产生了巨大的情绪反弹。近日,河南建业拟更名为洛阳龙门的消息,更是让很多建业球迷难以接受,一些极端球迷还做出了不理智的举动。不想让自己支持的球队连 “姓” 都变了的建业球迷,最近几天一直在展开各种各样的抗议活动。河南球迷自制的 “抵制中国足协昏庸举措,n*24 小时坚守河南建业” 的标语,甚至出现在了中国足协所在的办公楼里。

在俱乐部中性化更名的问题上,黄盛华日前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如今更名一刀切有些为时过早。黄盛华说:“现在各俱乐部的投资人都还是很需要球队的品牌效应,立即要求队名‘中性化’,投资人的热情可能会大大减退,没准还会有投资人觉得 ‘球队降级也无所谓’ ,这就会对足球产业造成较大的打击。俱乐部无法做到自负盈亏,而在品牌效应上母公司又得不到体现,那么俱乐部在集团内部的边际效用会不断降低,这肯定不是一件好事。俱乐部想往更成熟的方向发展是对的,但要做到收支平衡在先,才方便与国际接轨。”

至于俱乐部何时能实现自负盈亏,黄盛华认为还需要五到八年。他说:“可能需要五到八年的时间。根据在于现在的青训状态,再过五年到八年可能有机会。随着有水平的青训球员逐渐涌现,球员的工资会整体下降,俱乐部的运营也会在这个时候开始趋于理性。”

从黄盛华的这番发言来看,最大的亮点莫过于是认为中国足协让俱乐部更名的一刀切政策有些操之过急。这次表态的确是有了代表俱乐部利益的职业联盟向中国足协这样的足球主管部门来发表不同声音的味道。然而,俱乐部更改为中性名的决定木已成舟,职业联盟显然无法将其推翻,这就又引申出了另一个问题,职业联盟如果向中国足协说“不”,作用能有多大?效力能有多强?

归根结底,职业联赛真正由职业联盟来管理,是中国足协的承诺,也是广大俱乐部所乐见的。2020 年 5 月,中国足协已经完成了一轮机构调整,调整以后最大的变化就是原来的中超、中甲、中乙三个联赛部与竞赛部、准入部、注册部、裁委会合并,成为大竞赛部,为各级别联赛、杯赛、青少年比赛进行服务与保障。几名足协高层的分工也做了重新划分,其中,足协主席陈戌源分管国管部、秘书长刘奕则分管竞赛部、副主席高洪波分管男足青训、孙雯则分管女子部与女足青训。

随着 “职业联盟筹备办” 正式参与职业联赛的具体工作,职业联盟正式成立似乎也是指日可待的。不过,成立后的职业联盟能否实现真正独立,它与中国足协之间又会是怎样的关系和分工协作,还有待于进一步的观察。